澳门大三巴赌场技巧
名人名言导航: 主页 > hg0088 > 正文

送白菜送彩金赌场

16-03-14 11:53:36编辑:空山鸟语 点击:121次
送白菜送彩金赌场是一家线上综合娱乐平台,我们坐了好久的公交车,八百终南枯黄草,  坐于叠翠弄小桥。澳门大三巴赌场技巧然而确实,确实是验证了凉茶的味道。在我身边就出现了这么一位苍蝇,古今少有,大本事没有,小心思一大堆,且不说长相如何如何、古语说的好!“相由心生”,指面相容易受长期心境的影响而变化,我想这个词最适合形容他了,长得未老先衰姑且不论,心境也随之便衰,这不得不让我改变我的看法了,我一直觉得,相貌如何无关紧要,一个人只要身子正,就不怕影子歪,做人光明磊落,别人怎么会因为其相貌而改变对你的看法呢?我常常觉得不应该“以貌取人‘现在我完全改变我的看法了。

澳门大三巴赌场技巧

核心提示:陕西省吴堡县一名23岁女子,在被当地法院一名法警半夜强行拉上一辆丰田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18天后,她的尸体在距坠河现场一百多公里处找到。

原标题:深夜被法警男友踹门拉走23岁女子蹊跷坠河身亡

陕西省吴堡县一名23岁女子,在被当地法院一名法警半夜强行拉上一辆丰田车后,就再也没有回来。18天后,她的尸体在距坠河现场一百多公里处找到。

案发近一年,由于办案机关始终未公布案情,引来坊间多种猜测。即使公安部门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法警取保候审后,黄河两岸的柳林县和吴堡县警方,都认为案件管辖应该是对方

2016年2月13日,大年初六。这一天也是薛艳凤的生日。如果她还活在人世间,这一天她正好24岁。

前一晚普降大雪,汽车时速只有五六十公里。顺着吴堡县境内的沿黄公路,2月14日下午3点,华商报记者终于找到了薛艳凤家,一个距县城约30分钟车程的小山村。此时,薛艳凤的父母正和村里人打麻将。

17岁已当妈妈的农家女

薛艳凤的父亲薛耀清,58岁,母亲尚思兰,47岁。这对夫妇有3个孩子,薛艳凤是个女孩,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

辍学后,薛艳凤到县城一家电脑培训班,虽然对电脑兴趣不大,但她在这里意外收获了爱情。一个大她两岁的男孩走进她的生活,这名张姓男孩家在山西省柳林县军渡镇,当时在学习驾驶工程车。

虽然听起来两人家乡横跨两省,其实就只隔了一条黄河。黄河东岸是柳林县,西岸是吴堡县。

当地22岁的宋女士说,由于隔河相望的柳林县经济远超吴堡县,所以,当地很多女娃都以能嫁到柳林县为荣。两人恋爱不久,16岁的薛艳凤就和18岁的小张结为秦晋之好。因为两人都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一直未领取结婚证。

结婚第二年,17岁的薛艳凤当了妈妈,他们第一个女儿出生了;又过了两年,薛艳凤生下了第二个女儿。

生下二女儿后,薛艳凤和小张的关系开始越走越远。

妈妈被坏人杀死了

2016年2月15日,华商报记者几经周折,来到薛艳凤前夫小张的家里。小张的家位于军渡镇街道上。敲了半天门,小张的母亲才打开门,炕上一对女儿正在玩耍。

她们正是薛艳凤的孩子,大女儿7岁,小女儿5岁。问起她们的妈妈哪里去了,小女儿说是被坏人杀死了。大女儿竟然补充说:妈妈被坏人杀死十几年了。

奶奶说,小孙女生下70天,就由她抚养。后来,薛艳凤虽然和小张分开了,但她常过来看看女儿,每次来都会给女儿买一些东西。

两人为什么分手?孩子奶奶说,她也不知道,反正儿媳妇当时挺好的,也说不上原因。

小张姊妹7人,小张是老六,其他的都是女娃。姊妹7人中,小张的四姐和他走得最近。

2月20日,小张的四姐说:我是和弟媳妇走得最近的人,这个女孩性格非常好,对人也特别好,哎,还是离婚了。小张的四姐认为,是两人结婚太早,年幼无知造成的。

而此前,薛艳凤的母亲认为,是小张在外面找了相好的女人,女儿才决定离婚。对此,小张的四姐予以否认。然而不久,小张再婚,他的第三个女儿随之降生。四姐也一直在帮他照顾此前的俩女儿。

小张的四姐说,目前肇事法警已经答应给两个侄女赔偿,赔偿金不久就会到位。

女儿跳进了黄河

从2012年开始,摆脱了原先的婚姻后,薛艳凤开始追求新的生活。当年她才20岁。

薛艳凤最终认为美甲是适合自己的工作。她开始在兰州学习美甲,随后又去北京打工,尚思兰说,女儿在北京也是从事美甲工作。

通过薛艳凤的微信朋友圈,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薛艳凤常常也是在朋友圈发些心灵鸡汤,晒晒美颜照片,提到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美甲。

朋友圈照片里的薛艳凤,有一张姣好的面容,瓜子脸,披肩长发黄红相间,双手是艳色的美甲。

在朋友圈内,她对自己的两个女儿只字不提。她微信上给自己起的网名是寒心。

2014年底,薛艳凤从北京回到吴堡县。此前尚思兰在县城租住了一间民房,每天推着三轮车卖碗托(当地一种小吃)。2015年春节过后,薛艳凤就住在这间民房里,开始自己创业。

华商报记者根据对其母亲和一些人的采访,大概还原了薛艳凤的工作。

她主要是经朋友介绍,给新娘化妆、美甲,谁家有喜事,她就前往帮忙,赚一些生活费。但是,当地一位媒体人却透露,薛艳凤实际是在从事其他行业,对此,华商报记者采访中没有得到核实。

3月份的陕北依然能感觉到寒冬的气息,在尚思兰看来,2015年最冷的日子是3月19日。这天下午约4点左右,尚思兰的手机响了,隐隐约约听到对方说,薛艳凤跳进了黄河。

当天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叫慕明清的男子,他说,自己侄儿叫慕祥伟,在和薛艳凤谈朋友,不知道为何薛艳凤跳入黄河了。

尚思兰说,此前女儿从未提及谈过男友。

薛艳凤的叔叔薛长青说,当天下午2点多,他也接到了村里一个叫任起生的电话,任起生询问凤凤是谁家的姑娘,因为凤凤跳黄河了。薛长青当时心里就一咯噔,因为自己侄女薛艳凤的小名就叫凤凤。

尚思兰一个接着一个电话打给薛艳凤,电话还通着,最后一个男子接了电话。

半夜踹掉门的法警男友

接电话的是山西省柳林县公安局军渡派出所的警察。

尚思兰和丈夫租车赶到了军渡派出所,已是夜幕降临。尚思兰在派出所嚎声大哭。警察开始给她丈夫做笔录。

警察告诉他们,薛艳凤的男友慕祥伟到派出所报案称,薛艳凤在3月19日凌晨在柳林县境内跳入黄河。

薛艳凤的家人给华商报记者提供了一些录音和书面材料,上面记录了薛艳凤生命中最后一刻的遭遇:

3月18日晚上9点多,薛艳凤接到慕祥伟的电话,慕祥伟叫薛艳凤吃饭。吃饭的时候慕祥伟和一个绥德县的朋友喝了酒。到了晚上11点,薛艳凤和同学李丽准备离开,慕祥伟那个绥德县的朋友不想让这些女孩离开。薛艳凤跟慕祥伟打了招呼后还是离开了。

根据材料显示,薛艳凤走出饭店后,和李丽、李(薛艳凤新认识的女性朋友)一起商量,去薛艳凤母亲租住的房屋留宿。3人往回走的时候,慕祥伟追了出来,他让薛艳凤和他一起走,被薛艳凤拒绝。随后,3人回到薛艳凤的房子关门睡觉。

3月19日凌晨1点多,慕祥伟一脚(有的说两脚)将门踹倒在地上,进来后拉薛艳凤起来,薛艳凤要穿衣服,慕祥伟一把将薛艳凤的衣服扯掉,穿你妈的,跟爷爷走了不。李丽看到慕祥伟拽着薛艳凤的头发,将她从炕上往下拉,李丽吓得赶紧给男朋友亮亮打电话,亮亮到来后,薛艳凤已穿好睡衣。

亮亮一把抱住慕祥伟,慕祥伟推开亮亮大骂,老子一两次给你面子就行了,接着慕祥伟把穿着睡衣、拖鞋的薛艳凤带走了。

李随后害怕地离开了,亮亮和李丽安好门,两人一直留在房内直至天亮。华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里距吴堡县公安局一派出所不足100米,遗憾的是薛艳凤的3个朋友当时没有一人报警。

2016年2月21日,华商报记者电话中采访亮亮时,他说已经给警方多次做过笔录了,他不愿意再提起。

外界有传闻薛艳凤和慕祥伟认识仅仅十多天,并非男女朋友,对此亮亮不愿意回答。

随后,薛艳凤昔日一位邻居的回忆,门不是被踹开,而是被踹掉了。

这位邻居也听到了那句话,穿你妈的,跟爷爷走了不。当晚发生事情的时候,这个宋姓邻居正好玩着手机,他当时看了一下时间,1点20分。

这位宋姓邻居判断,当晚踹门的男子应该喝醉了。他告诉华商报记者,没有警察找过他取证。

18天后清涧县找到尸体

尚思兰称,案发后慕祥伟告诉她,当晚他开车将薛艳凤从吴堡县拉到了黄河对面的柳林县黄河边,薛艳凤说她要下车小便,不知道为何就跳河了。

尚思兰还说,慕祥伟告诉她,当时慕祥伟跳入黄河游泳大约1公里去捞人。对此尚思兰表示怀疑?

只要慕祥伟当着我的面,现在跳入黄河游泳1公里,这个事情我就算了,尚思兰表示要和慕祥伟打赌。尚思兰一直认为女儿性格开朗,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人。

华商报记者站在薛艳凤跳河的现场看到,此处地势非常平缓,要跳河必须是当晚要将车开到河床,然后走进黄河很长一大截,河水才能将人淹没。

而根据附近一些居民以及一些研究黄河水文的专家称,2015年3月19日前后,河水猛涨,水流也比较急,水温刺骨寒冷。

慕祥伟和薛艳凤家都组织大量的人沿河两岸或在河间寻找,还印了大量的寻人启事,沿黄河两岸向下游散发。

警方最终确定,薛艳凤离开房子时穿的棕色豹纹棉睡衣,内穿黑色胸罩和内裤,脚穿枣红色全包棉拖鞋。

2015年4月6日,薛艳凤的家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在清涧县发现一具女尸。

薛艳凤家人赶到后经过辨认,确实是薛艳凤。随后,陕西省清涧警方和山西省柳林警方都赶到现常发现尸体的地方距柳林县军渡镇薛艳凤坠河处,相距百余公里。

薛艳凤的家人说,当时尸体胸罩和内裤都在,睡衣已经不见了。死者身上有很多伤痕。法医鉴定的结果是薛艳凤排除他杀,系溺水死亡。

去年4月底,慕祥伟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采取强制性措施。薛艳凤的一位亲属说,尸检时他在现场,当时法医没有发现死者体内有水,没有水怎么是溺水死亡的呢?

死者家属曾要求二次鉴定,但最终没有启动。原因警方和死者家属均认为在于对方。

达成百万元的赔偿协议

薛艳凤的家属说,有人在大街上突然看到被刑事拘留的慕祥伟,一问警方说将慕祥伟从刑事拘留改成了取保候审。

案件一段时间似乎没有进展,薛艳凤的家属多次到柳林县警方询问,但一直没有结果。

然后他们就去柳林县检察院找检察长,奇怪的是,刚找了检察长第二天慕祥伟就派人和我们谈赔偿的事情。

最终,在村里中间人的协调下,慕祥伟答应出107万给予赔偿。但是,在赔偿了60万元后,剩下的47万元,慕祥伟迟迟不给。

尚思兰甚至认为,女儿不是溺水死亡的,她怀疑女儿是被杀害后抛尸到黄河的。

尚思兰同时不相信慕祥伟能和女儿谈恋爱。人家慕祥伟是国家正式工,是法院法警,其叔叔又是法院的副院长,而且慕祥伟家和另外一个叔叔家在当地开的有很大的宾馆。不管是家庭背景还是经济能力,一个离过婚而且生过两个小孩的农家女,人家慕祥伟能看上吗?

2016年2月15日,华商报记者来到吴堡县法院采访,法院纪检组长李芳富说,慕祥伟确实是吴堡县法院的法警,由于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法院已对其停职。

在法院法警的办公室门口,慕祥伟的名字已被铲掉了。

而薛艳凤的家属调查发现,慕祥伟此前似乎有过前科,几次惹事被公安机关打击过,而且在榆林市发生过酒后殴打交警的事件。

华商报记者想就此向李芳富核实,被李芳富拒绝了。

当天,华商报记者致电慕祥伟,听说是记者要采访,他拒绝了。

吴堡县法院副院长慕明虎告诉华商报记者,慕祥伟确实是自己的亲侄子,是部队复员后安排到法院工作。慕明虎称侄子今年二十四五岁,此前没有其他违法乱纪的事情。但是,这次出事确实丢脸。

2月15日,山西省柳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王胜利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晚是薛艳凤自己上的车,但是,确实慕祥伟和薛艳凤发生过肢体冲突。目前慕祥伟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取保候审。

对于案件为何没有移送检察院,王胜利说,柳林县检察院认为,此案应该归吴堡县公安局管辖,当然,发现尸体的陕西省清涧县公安局也有权受理。王胜利说,他们多次和吴堡县警方交涉,吴堡县警方都不愿意接手。

吴堡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刘军琪说,柳林县警方没有给他们移交过案件,此案本来就应该归柳林县警方管辖。即使要移交,也必须经过两地警方共同的主管上级指定,两县共同的公安主管部门就是公安部。

慕祥伟60万元的赔偿款到了后,薛艳凤就被许配给了一个因车祸死亡的男子。这种配阴婚的现象在当地并不罕见,男方家属给了女方家8万元。

返回首页 编辑:澳门大三巴赌场技巧 栏目:送白菜送彩金赌场
本文网址:http://www.aiqingjingdian.com/lhj/bn/5/ZpyjQI.html
  • Tag:
收藏】 【挑错】 【推荐】 【打印
------分隔线----------------------------

Believe in yourself. 相信你自己! keep your face always toward the sunshine, and shadows will fall behind you. 永远面朝阳光,阴影就会被你甩...[查看全文]

1. Time flies.时光易逝。(www.aiqingjingdian.com名人名言网) 2. Time is money.一寸光阴一寸金。 3. 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岁月无情;岁...[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广信息
名人名言大全
推荐阅读 - 名人名言网
图片新闻
热点阅读 - 名人名言网
名人名言网